是的,今天是值得紀念的日子,距離美國隊長3的上映日期(2016.04.27)還有162天(163及161表示抗議...),而且馬上就到11月底,轉眼12月也要來了。

12月有甚麼事?就是那個欠很久的美隊3預告總算要出了!!!雖然這依舊是道聽塗說1de3467c7421214fc860b96c583585fb_w48_h48  

從D23的 #your Bucky 到現在,拖了這麼久,沒有一支正式的預告,旁邊超蝙啦、自殺小隊啦都上了,迷妹迷弟們望眼欲穿的痛扣,漫威你看到了嗎?你看看你都把Superhero Feed 逼成甚麼樣了!?快把預告交出來來來來──

6631265677793630424  

哀號完了就進入正題吧(跳一下)

今天要介紹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  

Ed Brubaker (挪抬以示尊重)

ed-brubaker  

曾經在電影美國隊長2中客串九頭蛇的科學家:

44_-_ed_brubaker  

這位在迷妹間被尊稱為冬兵親爹的人物其實是一位編劇,創作出冬兵此一角色,讓曾經在漫威(漫畫)世界中被視為不可能回歸的角色─Bucky Barnes有再次復出的機會。

在早期的美國隊長故事裡,Bucky Barnes作為美國隊長的(小)助手,角色形象其實與電影差距頗大,我看的版本中,Bucky在16歲時陰錯陽差成為當時20歲的Steve的助手,往後大約4年時間中,他們並肩作戰互相照應這點不必多提,更重要的是,漫威透過此二角色去形塑彼此的形象(由Bucky的觀點來塑造Steve、由Steve的視角描寫Bucky)簡直就是分不開的兩個人,Bucky Barnes的重要性就好比Uncle Ben之於蜘蛛人Peter。加上漫畫版的Bucky設定頗為討喜(想要更認識美漫板Bucky強烈推薦以下幾篇文章:1234),因此當最後Bucky因為飛機爆炸掛點時,不少小粉絲心靈受創,其中也包括了當時的Ed Brubaker。

 

多年後他成為漫畫編劇,甚至有機會為美國隊長的漫畫寫腳本時,他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決定要完成畢生的心願,他希望能讓Bucky Barnes復活,讓Steve Rogers的人生不再抱憾 PTSD痊癒(註),而最後他也成功地讓Bucky Barnes以冬兵這個形象重新回到大家的面前,這就是救命恩人 與 生父 一說的由來。

Brubaker.1280x720  

以下是一位網友 紀翌 姑娘所翻譯,由Ed Brubaker寫的後記(出處請戳→ X),十分感人,從這篇文章裡我們可以看到一位迷弟的奮鬥史以及他對這兩個角色深刻的認識與喜愛。

 

[譯者的話]

你能從Ed的信裡看出來他是怎樣深愛著美國隊長和冬日戰士這兩個角色,以及這種愛怎樣推動著他實現了自己的夢想,使得Bucky Barns重新出現在了這個世界上。

Ed提交的設定中曾有一段話非常戳我:

“直到那時他才肯接受Bucky還活著,Bucky被控制了意識,變成了他曾經為之奮鬥的所有的敵人。Steve曾經對Bucky的死十分負罪,但現在他意識道,這種負罪感和當他知道他最好的朋友經受了什麼的那種負罪感,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因為翻的比較快,難免有遺漏,請諒解:) (←翻譯姑娘真的很客氣很謙虛)

 最後,感謝編輯粑粑TT

 

 

[ 正文開始 ] 

這本你握在手裡的書本來永遠不會存在。

在漫威的世界中有些長久的事實或不成文的規定。它們其中之一即是,無論你做什麼,Uncle Ben, Gwen Stacy......Bucky Barnes已經永遠的死了。

然而我懷疑隊長的作者們一直試圖帶回Bucky。從60年代開始漫畫裡就有了機器人,50年代出現了酷似Bucky的人,甚至假的替身。作者們讓Steve Rogers一遍一遍的受負罪感的煎熬,提醒我們當隊長成為一個過時之人時他失去了許多。然而,從我還是一個在海軍基地長大的小孩開始,我就一直相信,Bucky Barnes是我最喜歡的角色。

或許正因為像我一樣,他是一名士兵,或許孩子們總是最喜歡那些主角的死黨。但是我那時對他的喜愛完全來源於在電視臺不停播放的早期漫威動畫,那些動畫使他在我心中成為歷史上最酷的主角的好朋友。所以,現在你是否能想像到當我終於看到那些故事,那些隊長在現代世界因夢見Bucky被撕成碎片而從夢魘中醒來的故事時的心情?

在我是一個孩子的時候,我並不理解這是一種偵查,所以當我參加我的第一屆聖迭亞哥動漫展時,我搜刮了所有的書攤,尋找BuckyBaron Zemo炸死的40年代的美國隊長的故事.......然後我發現它甚至並不存在。我完全不能理解。我有Amazing Fantasy15冊的漫畫,那裡印著Uncle Ben死了。我找到了Gwen Stacy是怎麼死的(還有那本她的克隆人出現的故事)......怎麼可能沒有一本漫畫告訴我們Bucky是怎麼被炸死的呢?

這或許是我成為作家後的第一時間想到的念頭,我花了很多童年的想像試著想出一個能把Bucky帶回來的方法,想著在美國隊長的漫畫裡是否能有一種方法把Bucky帶回來。我一直都是Bucky的粉絲,每一次當我在漫畫裡發現Bucky回來時我都興奮不已,當我發現那不過是機器人或替身時我又無比失望。

所以,當很多年後我得到了位美國隊長寫腳本的機會時,我口中的說出的第一句話是我恐怕要丟了工作了,因為我想把Bucky帶回來。但是奇怪的是,Joe Quesada笑著說他們也想這樣做。他們開了很多會,我唯一需要說服的人是很快就要成為我的編輯的Tom Brevoort。如果我能夠寫出Tom能夠滿意的讓Bucky回來的方法,Bucky就可以復活。

許多作者在這時都會放棄,尤其當他們足夠瞭解Tom Brevoort。這傢伙一直在漫威工作,滿腦子都是稀奇古怪的點子,並且非常瞭解如何聯繫但是不破壞漫威宇宙間的各角色。Tom是那些對你不能把Bucky帶回來的嚴肅的傢伙之一,他是我必須要說服的人。但是你知道麼?如果不是這樣,或許冬兵永遠不會存在,或者像現在這樣有趣。

Tom和我不停地討論,一遍一遍討論我的那些想法,他總有問題問我。他讓我每一步都更努力,這樣我才知道Tom被我將要講的故事吸引了,我才會有勇氣去講它。

下一步是找到一個能把這本書正確的基調帶來的人。我想讓這個系列看上去有真實世界的感覺,讓你感覺到真的有一個穿著紅白藍制服的傢伙跑來跑去,這是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情。我們非常幸運的找到了Steve Epting,他的作品既古典又現代,也是最受歡迎的美國隊長的藝術家。Steve用他的專業技巧完成了所有動作,並且設計了所有我只能在夢裡看到的場景。突然之間,這本書就不再是一本本應不存在的東西了,它看上去棒極了。

我無法一一說出來能給你們講這個故事這感覺有多棒,能掌控你童年時最喜愛的角色,為他們承擔風險,為他們得到回報。因為我那時相信總有一天漫畫會過時的。但是,讀者們卻變得越來越多,越來越興奮,我們開始贏得獎項,開始能夠印刷厚厚的硬皮版本。這感覺太奇妙了,這是我唯一能告訴你的。我這些年以來一直懷著感激的心,對Tom,對Joe,讓我能夠打破那條不成文的戒律。

現在我們不僅能在視頻遊戲和復仇者動畫中看到冬日戰士了,我們有了電影。這本書本不應該出現,但是它已經風靡了全世界。如果你回到過去告訴那個8歲的我這就是未來,他一定不會相信。

 

Ed Brubaker

西雅圖

2013年十一月

(想更認識Ed Brubaker可以參考這篇文章:Captain America: Winter Soldier 作者介紹 Ed Brubaker)

-------------

註:

關於漫畫中Cap 或者說Steve 的Bucky情節/PTSD 這邊只能大略說一下,細節有機會再貼圖(那是非常浩大的工程)。
Bucky死後,Cap常常會將身邊的年輕人誤認成Bucky、覺得Bucky在自己身邊;認為Bucky的死是自己的錯,而且是不可原諒那種,反派常利用這點打擊Cap,例如讓Cap看到Bucky的幻象,然後Cap就丟下盾躺平任打、或者即使知道對方是克隆人/替身,依舊躺平任打;和人嘴砲、對方一提到Bucky隊長就受不了,即使最後嘴砲贏了,想到Bucky還是嗚嗚嗚哭惹(Excuse me?!!!)
我講的真的是漫畫劇情,所以不要再說電影裡頭在航母上棄盾躺平任打太GAY,要知道導演只是忠於原著好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nelia 的頭像
Pinelia

Out Of Time

Pin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youya
  • 他的故事實在太震撼我了!!一個小時候常逛動漫展的男孩,長大後成為漫畫編劇,只為了把心愛的角色帶回來。他的後記我看一半就哭了,我感受到了他對巴奇至深的愛,那種對二次元角色越愛越寂寞的愛,我們都曾有過。但他不一樣,他的愛強大到改變了角色。簡直是奇蹟。

    謝謝你的分享。
  • Ed Brubaker是迷弟/迷妹楷模!

    Pinelia 於 2016/05/07 08:54 回覆

  • koala30135
  • 我看著這位迷弟的故事也熱血感動的要泛淚了!!
    看完美國隊長3後喜歡上Bucky這個角色,進而去搜尋他的背景資料。
    才發現電影呈現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
    感謝你的整理資料讓我更了解漫威世界!!
  • 謝謝反饋~這邊只是搬運工,一切都要感謝翻譯太太!
    Bucky真的是一個越鑽研越讓人喜愛的角色,希望能在其他電影看到這個角色的後續發展> <

    Pinelia 於 2016/05/10 20:30 回覆